日記

2010-10-18
日常生活

為甚麼沒有建設性的生活也可以令人如此心動? 是我一直都理解錯了嗎?

付出過多的精神其實只是痛苦而沒人會適當地給予評價,

華麗本來只可以構築在能夠理解的事情上。

而能夠理解的事本來就很簡單... ... ... 不是簡單, 那個是簡單, 還是不簡單呢? 應該是很難吧... 一解釋就不好聽了

看來日記應該由十二時開始寫的, 這比較有系統, 叫有系統還是甚麼呢? 就是沒有跨越另一天吧...

準備睡覺, 可是四周太吵了... 到了三時, 睡不著, 印象中還有時間記憶的已經是5:25am

在三至五時, 那種奇妙的心情已經不見了, 可是睡醒之後尤在, 在起床的一瞬已感到。

中午起床, 其實睡了六小時... 回校做了一整天功課... 一個人也做得頗快樂的, 可是為甚麼快樂呢?

說起來, 今日平淡到不值一提, 就連任何一個人都比不上, 如果不是還有那種奇妙的心情的話。

一直在哼住隅田川夏戀歌和世界が終わるまでは

回家中途, 一直在看一個中午在canteen 下載回來的apps... 很實用, 很快樂, 很滿足。